<rp id="p4vxz"><dl id="p4vxz"></dl></rp>
<table id="p4vxz"></table>

  1. <table id="p4vxz"><strike id="p4vxz"></strike></table>

      <track id="p4vxz"></track>

      <acronym id="p4vxz"></acronym>

      注冊 | 登錄

      我國近年來禽蛋產品主要藥物風險因素分析及控制

      8 2022-09-21 15:12:15

      摘要:通過收集近年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禽蛋產品監督抽檢的監測數據,結合國內有關畜禽產品質量安全檢測評估機構開展禽蛋產品檢測研究獲得的數據,發現鮮雞蛋、土雞蛋、烏雞蛋、鵝蛋等禽蛋產品中,氟苯尼考(胺)、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氧氟沙星、甲砜霉素、氯霉素、磺胺類藥物(總量)、甲氧芐啶、甲硝唑、地美硝唑、多西環素、呋喃唑酮代謝物[3-氨基-2-噁唑烷基酮(AOZ)]、金剛烷胺等藥物存在殘留安全風險。針對這些主要藥物風險因素進行分析,提出有關控制對策建議:加強對國家法律、法規、公告的宣貫和培訓;倡導建立集約化、標準化的蛋禽養殖場;建立蛋禽場良好生物安全體系,落實《全國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方案》;增強禽蛋產品生產主體的責任意識,切實落實好食用農產品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加強對養禽過程中藥物使用的監管,強化養殖環節的監督檢查和產品抽檢;建立禽蛋產品跨省、跨地區流通監管機制,強化禽蛋產品市場準入和市場流通監管等。


      通過收集近幾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以下簡稱“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有關禽蛋產品監督抽檢和風險監測數據,以及近年來開展的禽蛋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檢測研究中獲得的檢測研究數據,發現當前我國禽蛋的主要藥物風險因素為酰胺醇類等7大類13種(類)藥物。其中:抗菌藥物6大類12種(類),包括酰胺醇類藥物——氟苯尼考(胺)、甲砜霉素、氯霉素,氟喹諾酮類藥物——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氧氟沙星,磺胺類藥物——磺胺類(總量)、甲氧芐啶,硝基咪唑類藥物——甲硝唑、地美硝唑,四環素類藥物——多西環素,呋喃唑酮代謝物——3-氨基-2-噁唑烷基酮(AOZ);抗病毒藥物1大類1種,為金剛烷胺。通過對這些主要藥物風險因素進行分析,提出相應的控制對策,以期為我國制定禽蛋產品質量安全監管措施提供參考。



      圖片

      數據收集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近年來發布的禽蛋產品不合格信息

      從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收集2018年6月—2021年12月食用農產品監督抽檢鮮禽蛋不合格產品信息,包括鮮雞蛋、土雞蛋、烏雞蛋、鵝蛋等不合格鮮禽蛋產品118批次。主要不合格藥物參數124批次(個別樣品同時有2種藥物超標),包括氟苯尼考67批次、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43批次、氧氟沙星9批次、甲砜霉素1批次、氯霉素1批次、磺胺類(總量)1批次、地美硝唑1批次、金剛烷胺1批次。2018年6月—2021年12月的鮮禽蛋產品不合格信息見表1。

      圖片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及部分省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報的2021年鮮禽蛋產品不合格信息

      2021年度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山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報的300批次監督抽檢鮮禽蛋不合格數據顯示,主要不合格藥物參數包括氟苯尼考、恩諾沙星、磺胺類、甲硝唑、呋喃唑酮代謝物[3-氨基-2-噁唑烷基酮(AOZ)]、金剛烷胺、氧氟沙星、地美硝唑、甲砜霉素、多西環素、諾氟沙星、氯霉素、沙拉沙星等13種藥物。2021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和山東省等三省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報的鮮禽蛋抽檢不合格項目信息見圖1。

      圖片

      近年來對禽蛋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檢測研究情況

      通過農業農村部畜禽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實驗室(南昌)等風險評估機構近幾年開展的禽蛋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檢測研究發現,近幾年禽蛋產品質量安全的主要藥物風險因素包括氟苯尼考(胺)、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氧氟沙星、甲硝唑、磺胺類藥物(總量,主指磺胺間甲氧嘧啶、磺胺甲噁唑、磺胺二甲嘧啶)、甲氧芐啶、甲砜霉素、氯霉素、多西環素、金霉素、土霉素、金剛烷胺、地美硝唑、諾氟沙星、洛美沙星、培氟沙星、喹乙醇、呋喃唑酮代謝物等,其中氟苯尼考(胺)、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氧氟沙星和甲硝唑具有較大殘留超標風險。這4類藥物近年來在禽蛋產品中出現殘留超標的概率非常高,成為禽蛋產品最重要的藥物風險因素。其他有關藥物風險因素與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網上發布的數據也較為吻合。



      圖片

      主要風險因素

      按照收集到的禽蛋產品藥物殘留風險因素出現頻次或樣品數量判斷其風險程度,對7大類藥物進行以下排序,總體風險程度由高到低依次為酰胺醇類藥物、氟喹諾酮類藥物、磺胺類藥物、硝基咪唑類藥物、四環素類藥物、呋喃唑酮代謝物、抗病毒藥物。同時按國家有關法規、標準和公告等進行數據風險分析。

      酰胺醇類藥物

      在國家標準《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中獸藥最大殘留限量》(GB 31650—2019)中,氟苯尼考(以氟苯尼考與氟苯尼考胺之和計)和甲砜霉素是產蛋期嚴禁使用的藥物,實際檢測值中最高殘留量分別為930.0 μg/kg和4.5 μg/kg,說明我國養禽生產過程中,仍然存在違規使用氟苯尼考和甲砜霉素的現象,導致禽蛋中殘留超標。氯霉素的毒副作用較強,農業農村部第250號公告《食品動物中禁止使用的藥品及其他化合物清單》(以下簡稱250號公告)明確規定在食品動物中禁止使用氯霉素,但實際檢測中卻時有檢出,檢出值最高達185.0 μg/kg。氟苯尼考殘留超標導致禽蛋不合格的批次數高居市場監管總局和有關風險檢測數據榜首,是目前我國禽蛋產品最主要的藥物風險因素。

      氟喹諾酮類藥物

      近年來,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是我國禽蛋產品重要的風險因素之一,出現不合格的批次數位居市場監管總局監測數據第二名。國家標準GB 31650—2019規定恩諾沙星為產蛋期禁用藥物。而實際檢測結果中最高殘留量為5 827.6 μg/kg,說明在家禽養殖生產過程中,存在違規使用該種藥物,致使禽蛋出現殘留超標的情況。氧氟沙星是人專用藥物,《獸藥管理條例》規定禁止將其用于動物,同時農業部第2292號公告也明確規定停止將這種藥物用于食品動物。但在實際檢測結果中,氧氟沙星在禽蛋產品中的最高殘留量為623.3 μg/kg。在畜禽養殖過程中違法使用此類人用藥物,可能導致畜禽產品存在較大質量安全風險。

      磺胺類藥物

      國家標準GB 31650—2019明確規定各種磺胺類藥物(總量)和磺胺增效劑甲氧芐啶(TMP)均為產蛋期禁止使用的藥物。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抽檢和風險監測評估結果中均有較多批次的超標現象,實際檢測的磺胺類(總量)最高殘留量為9.2 μg/kg。目前家禽養殖產蛋期仍然存在違規使用此類藥物的情況,這將會大大影響我國禽蛋產品的質量安全。

      硝基咪唑類抗菌藥物

      標準GB 31650—2019明確規定甲硝唑和地美硝唑允許用作動物治療,但不得在動物源性食品中檢出,所以在禽蛋中應為不得檢出。但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檢測結果中,地美硝唑的最高殘留量為4.1 μg/kg;在有關檢測研究中,甲硝唑的最高殘留量為56.8 μg/kg。檢測結果表明我國在養禽過程中存在違法使用硝基咪唑類抗菌藥物的情況,可能造成較大質量安全風險。

      四環素類藥物

      標準GB 31650—2019規定四環素類藥物土霉素、金霉素、四環素在禽蛋中的最大殘留限量為400 μg/kg,但多西環素在產蛋期禁止使用。在有關檢測研究中,多西環素的最高殘留量為159.0 μg/kg。綜合分析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抽檢監測和有關風險監測評估結果,發現多西環素是禽蛋產品較為重要的藥物風險因素。

      硝基呋喃類代謝物

      有關數據顯示,目前禽蛋產品中存在較大風險的硝基呋喃類藥物為呋喃唑酮代謝物[3-氨基-2-噁唑烷基酮(AOZ)]。250號公告明確規定呋喃唑酮、呋喃它酮、呋喃西林、呋喃妥因和呋喃苯烯酸鈉在食品動物中禁止使用,因此在禽蛋中應為不得檢出,但在有關檢測研究中,呋喃唑酮代謝物(AOZ)的最高殘留量為1 331.2 μg/kg,所以此類藥物仍然存在質量安全風險。

      抗病毒藥物

      金剛烷胺是人專用抗病毒藥物,《獸藥管理條例》明確規定禁止將人用藥品用于動物。金剛烷胺等人用抗病毒藥物移作獸用,缺乏科學規范、安全有效的實驗數據,用于動物病毒性疫病不但給動物疫病控制帶來不良后果,還影響國家動物疫病防控政策的實施。在有關檢測研究中,金剛烷胺最高殘留量為657.0 μg/kg,表明若在養禽過程中違法使用,可能會導致禽蛋產品存在質量安全風險。



      圖片

      對策建議

      禽蛋產品的質量安全風險因素除疫病和致病微生物等生物性風險因素以外,還存在藥物殘留超標風險。因此,應加強對相關藥物風險因素的監管和控制,從國家到地方實施綜合性管控措施。通過加強宣傳教育和知識培訓,提高人民群眾對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的認知,增強蛋禽產品生產和加工企業主體責任意識,不斷推進落實食用農產品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強化蛋禽場養殖環節監管,完善市場準入和流通監管機制等措施,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更多更好的禽蛋產品,提高我國禽蛋產品的質量安全水平。

      加強對家禽養殖和禽蛋產品生產者的法律法規、標準、公告的宣貫和培訓

      加強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農產品質量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畜牧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獸藥管理條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獸藥典》、《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中獸藥最大殘留限量》(GB 31650—2019)、《食品動物中禁止使用的藥品及其他化合物清單》(農業農村部公告第250號)、《關于停止生產、進口、經營、使用部分藥物飼料添加劑》(農業農村部公告第194號)等法律規范的宣貫和培訓。對產蛋期家禽禁用藥物、限用藥物品種和安全用藥間隔期、休藥期規定等進行大力宣貫,將有關政策規定落實到家禽養殖和禽蛋產品加工經營主體及相關人員,提高他們綠色養殖和守法養殖的自覺性。

      倡導建立集約化、標準化的蛋禽養殖場,實現蛋禽養殖生產標準化和規范化

      目前我國部分大型蛋禽養殖加工企業實現了集約化、標準化和規范化生產,機械化和自動化程度高,養殖環境好,疫病防控好,藥物殘留風險低。有條件的企業還建立了檢測實驗室,開展飼料、獸藥和禽蛋產品的質量安全檢測,通過開展禽蛋產品質量自控,確保禽蛋產品質量安全,滿足出口和內銷要求。但大多數蛋禽養殖場(戶)未實現集約化和標準化生產,規模小,飼養管理較差,養殖環境差,家禽疫病發生概率高,藥物使用較為頻繁,增加了獸藥殘留風險,也難以做到禽蛋產品質量自控。因此,倡導建立集約化、標準化的蛋禽養殖場,實現家禽養殖生產標準化和規范化,嚴格按照有關法規和規范要求進行生產,加強禽蛋產品質量自控,從根本上減少或杜絕藥物殘留超標風險,確保禽蛋產品的質量安全。

      養禽場建立良好生物安全體系,減少疫病發生,落實《全國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方案》

      養禽場要建立良好的生物安全體系,建立人員和生物安全體系管理制度。加強飼養管理,提高家禽自身免疫保護力,強化疫病防疫控制,建立并實施適合本場的防疫程序和消毒程序,確保不發生禽流感等禽類重大疫病,確保較少發生或不發生呼吸道疾病和大腸桿菌病、球蟲病等消化道疾病。在進行治療性用藥時,嚴格按照國家標準GB 31650—2019以及農業農村部第250號公告和第194號公告等規定合理使用藥物,不使用禁用藥和促生長的藥物飼料添加劑。落實好《全國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方案》,養禽場應樹立健康養殖、預防為主、綜合治理的理念,從“養、防、規、慎、替”五個方面,建立完善管理制度,采取有效管控措施,實現減抗目標,提高飼養管理和生物安全防護水平。

      增強養禽場和禽蛋產品生產主體的責任意識,切實落實好食用農產品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

      2021年中央1號文件要求,加強農產品質量和食品安全監管,發展綠色農產品、有機農產品和地理標志農產品,試行食用農產品達標合格證制度。2021年11月4日農業農村部發布的《農業農村部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試行工作的通知》指出,自2019年農業農村部在全國試行食用農產品合格證制度以來,各地農業農村部門積極推進,壓實了生產主體責任,促進了產管銜接,進一步完善了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措施,取得了階段性成效。2022年中央1號文件要求,開展農業品種培優、品質提升、品牌打造和標準化生產提升行動,推進食用農產品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完善全產業鏈質量安全追溯體系。應積極開展新“三品一標”提升行動,通過標準化生產,培優品種,打造食用農產品品牌,提升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水平;通過推進食用農產品承諾達標合格證制度,不斷強化養禽場和禽蛋產品生產企業的主體責任意識,加強家禽養殖和禽蛋產品全過程質量安全控制和管理,不斷完善全產業鏈質量安全追溯體系,堅決不使用違禁藥物及其他違禁投入品,減少甚至杜絕藥物使用風險,確保禽蛋產品質量安全。

      農業農村主管部門應加強對家禽養殖過程使用藥物的監管,強化養殖環節的監督檢查和產品抽檢

      各地農業農村部門除完成國家和省級層面下達的禽蛋產品質量安全監管、監督檢查和產品抽檢任務外,還應自行不定期開展對屬地蛋禽養殖場的監督檢查和督導,檢查養殖檔案以及防疫和用藥等生產記錄,增強養禽場(戶)的安全用藥意識,不定期抽取養禽場的禽蛋樣品開展主要藥物風險因素的檢測評估,并及時向上級部門報告有關主要藥物風險的動態信息;加大對禽蛋產品中氟苯尼考(胺)、恩諾沙星(以恩諾沙星與環丙沙星之和計)、氧氟沙星、甲硝唑、金剛烷胺等主要藥物風險因素的監督抽檢和風險監測,獲取我國禽蛋產品質量安全真實檢測數據,為農業農村主管部門制定禽蛋產品質量安全監管措施提供依據。

      建立禽蛋產品跨省、跨地區流通監管機制,強化禽蛋產品市場準入和市場流通監管

      目前,我國鮮禽蛋產品跨省、跨地區流通情況較為普遍。此類產品在常溫下保質期較長,便于長途運輸,小包裝的品牌禽蛋可進行質量安全追溯,但不注明外包裝的散裝禽蛋由經紀人或收貨人收貨后,直接進入跨省、跨地區流通銷售環節,難以進行質量安全追溯。這些散裝禽蛋產品一般不進行藥物殘留檢測,直接流向市場,可能會出現質量安全問題,因而禽蛋產品跨省、跨地區流通存在一定的監管漏洞。因此應建立禽蛋產品跨省、跨地區流通監管信息共享互認機制,建議各地積極開展禽蛋產品主要藥物風險因素上市流通前檢測,根據檢測結果出具合格證明,同時結合蛋禽企業的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承諾達標合格證,方可允許進入到本地市場進行流通和銷售。通過建立跨省、跨地區監管和市場準入機制,提升我國的禽蛋質量安全監管水平。


      无码少妇精品一区二区免费动态,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特黄网站,国产精品久久人妻无码网站皮
      <rp id="p4vxz"><dl id="p4vxz"></dl></rp>
      <table id="p4vxz"></table>
      
      
      1. <table id="p4vxz"><strike id="p4vxz"></strike></table>

          <track id="p4vxz"></track>

          <acronym id="p4vxz"></acronym>